创新,后工业时期的企业生存利器

改革开放40年,中国经济建设取得了巨大成就,业已从改革开放初期的一个农业国变成了如今的中等发达的工业国,步入后工业化时期。从工业化到后工业化,中国经济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后工业时期,中国企业又该如何应对?许小年教授在2018浙商证券“凤凰行动”论坛上的演讲,或许可以带来如上问题的有益思考和解答。  后工业化时期的经济发展模式和企业经营模式,与工业化时期有着根本的不同。工业化时期,投资是拉动经济增长最主要的动力;但后工业化时期,由于工业化基本完成,资本积累的速度大大放慢,固定资产投资已经不再肩负加速资本积累、提高中国经济工业化程度这样的任务,而是从增量变成了替代存量。

  后工业化时代的另外一个特点,是产能的普遍过剩。中国从改革开放初期的短缺经济已经变成了过剩经济。供应能力超过了社会需求,各行各业普遍如此。在这样的形势下引起了两个问题:

  第一是宏观政策失灵。财政政策、货币政策都不知道该如何运用,不能再像工业化时期在资本快速积累的情况下那样操作。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我们的货币早就超发了,不可能继续下去,我们的财政现在已经非常紧张了,也不可能再像过去搞4万亿那样,再来刺激经济了。

  第二是传统制造业,普遍经营困难。这个经营困难就是生产能力大于市场需求,企业应收账期在拖长,库存在增加,新的业务方向很难找到,市场上大家都在激烈地竞争现有需求订单。

  创新的主体,在市场,在企业

  这两个问题,是在后工业化时期我们所面临的新挑战。应对这些新的挑战,这是正确的。但是,需要明确提出的是,创新的主体是市场、是企业,而不是政府。

  创新能力是企业的一大挑战。政府现在需要配合企业,而不是替代企业,来促进企业的创新。这也是我们最近几年,谈供给侧的主要原因。供给侧这个提法也是正确的,经济增长动力,不在需求侧,经济增长的动力在供给侧。供给侧的主体是谁?是企业,不是政府。所有供给侧的政策应该围绕着如何提高企业的效率、如何促进企业的创新来进行设计,而不是去替代企业来搞创新,创新永远来自于市场。真正的创新,来自于市场,来自于企业,这并不是说政府无所作为,政府应该思考的问题是如何营造一个良好的环境,如何去进行制度上的变革,使得企业能够在这样一个环境中,更积极、更好地去进行创新。企业只有创新,才能够开拓出新的市场,才有新的发展机会。

  最近中央推出了一些“去杠杆”的政策,这个方向是正确的。2016年经济工作的重点是“三去”,“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2017年经济工作的重点是“守住底线、防范系统性风险”。我们不要再用过去的思维方式来思考今后的政策走向。后工业化时代,再加上长期追求过高的GDP增长,使中国经济内部的风险越来越高。现在,已经到了必须化解风险的时候了。否则会发生什么事我们真的难以预测;发生的这些事情,我们能不能够应对,也都说不清楚。

  宏观层面上充满了变数,企业和国家的经济都面临着严峻的挑战。但我在微观层面上,确实看到了一些新的变化,这些新的变化使我对中国经济的未来还是具有一定信心的,是审慎乐观。

 

  经济发展的三个希望所在

  第一个是行业重组。行业重组为企业创造了很多的机会,中国的各个行业都过于分散,行业重组势在必行。如果谁能抓住行业重组的历史机会,就有可能在下一轮的竞争中脱颖而出。我们的金融机构,也应该抓住这样的机会,配合企业进行行业的重组。

  中兴通讯给我们的警示是什么?是中国企业必须掌握核心技术。在全球化的时代,我们不一定去做全产业链,但是在产业链上的核心技术,中国一定要想办法掌握,要把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里。现在芯片热,大家都在讲芯片。不是不知道芯片的重要性,而是我们的企业没有在这方面发力。今天的芯片数来数去,还是华为。如果哪一天美国真的对华为芯片禁售,华为不会像中兴这样立即瘫痪。

  华为的芯片建设已经二十多年了,所以才有今天的成就。我们每一个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都应该认真地去学习华为的经验,为什么华为在企业弱小、销售额只有十几亿的时候,就可以拿出钱来投资芯片?为什么我们不可以,这是理念上、观念上的差别,这不是实力上的差距。

在这样的一个形势下,我们要做行业重组的目的是什么?是使我们国内企业的市场集中率提高。我们的企业太分散了,没有力量集中资源进行基础科学、基础技术的研发,导致中国的企业在基础技术方面现在和美欧日的差距依然是非常的显著。中国企业要踏踏实实在后工业化时代攻克这些基础技术,要一点一滴地去做。而这些基础技术一定是大企业做的。

 

  第二个是消费,消费升级大家谈得很多,做得很少。消费升级已经从过去的柴米油盐变成了健康、医疗、养老、娱乐、户外运动、品牌消费、定制消费。全是机会,看你怎么去做。

  第三个是企业的技术升级。中国企业现在经常讲新名词,但我更希望大家能够踏踏实实把自己的企业做好。这个世界上没有夕阳行业,只有夕阳企业;没有朝阳行业,只有朝阳企业。别搞错了,哪一行都能出状元。

  创新,从用好现有技术做起

  我一开始就讲,在后工业化时代,国家经济的希望,企业的希望,都在创新,都在于创新。这里我们讲的是广义的创新,它不仅仅包括技术和产品的创新,还包括商业模式的创新,管理的创新,甚至包括了公司文化的创新。创新有两条路径,一条路径是研发新的技术,另外一条路径是用好现有的技术。对于大多数的中国企业来说,确实研发新的技术要有一个积累的过程,所以更具操作性的,是如何用好现有的技术。

  我在企业里看到了很多现象,有不少企业开始努力从制造转向研发;从成本控制转向技术和产品创新。有一些企业,在认认真真地做。顺便说一句,我们将来要投资,就应该投这些企业,就是找这一些有创新能力的企业,别管大小,只要有创新能力就可以投。

  我看到过用数字技术来改造现有的生产线,提高效率的企业。一家模具生产厂家,用大数据、数据库、互联网来缩短设计和制造周期,从而缩短交货期,提高产品质量,做得非常好。其实原理很简单,只需要专注的精神,一项一项地去解决现有技术应用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就能取得成效。

  他的原理很简单,他把一个模具拆成零件,把这些零件都存在数据库里,这个零件有多种多样,一个零件可能有几十种规格,都存在数据库里。大家想象一下,如果一个模具你把他拆开,有多少零件,每个零件有多少规格,你要存多少数据进去。在大数据的时代,没关系,都能解决。存进去有什么好处?将来企业接到了客户的订单之后,进行模具的设计,不再是一个零件一个零件地设计,而是迅速地从库里提取现有零件来进行组装,用搭积木的方式来进行模具的设计。把这些零部件从数据库里提取出来以后,立即生成了加工指令,因为每一个零件的生产,他的工艺、流程,也同时输入到数据库里了。在模具设计的同时,模具的成本瞬间生成,因为他在存这些零件数据的时候,他的成本数据、财务数据同时存进去了。

  这样做改造以后,整个模具的设计、成本估算的周期大大缩短,致使交货期缩短了30%~50%,于是企业就拿着这项技术到市场上去投标,结果以最高价中标,因为交货期比别人都短。在一个多变的市场上,交货期比价格重要得多,你的客户愿意为交货期缩短两个礼拜而多付20%,因为现在市场上都是快节奏。

  模具厂的例子是B端的。下面我们再讲一个C端的。我穿的这套西服、这件衬衫,都是个性化定制的,因为我在外边从来买不到合适的衬衫与西服。定做有什么问题?第一贵,第二交货期长。这家西服生产厂商,用大数据的技术,使手工定制的西服可以在流水线上跑起来,结果是什么?结果是价格降低一半,交货期至少从一个月缩短到一个礼拜就交货了,我这边订单刚下去,我手机上就接到一个短信,说“某某某,你的订单我们已经开始处理了,一个礼拜以后你将收到,如果一个礼拜之后你没有收到,请立即给我们客服打电话”。一个礼拜以后,真的收到了。

  当然,这样的例子还有不少。比如,我的学生正在尽可能利用移动技术,运用数据技术和互联网技术,去降低线下风控的成本;尚品宅配也在通过数据化,满足家装个性化需求,提高客户体验。

  总结起来,企业面对着多变的经营环境,投资人、企业、金融机构,都面对多变的环境,但是我们没有必要对这个环境有过多的焦虑。环境永远是在不断的变化,但是也有不变的。不变的是要打造和提升你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不变的是你要为客户不断的去创造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