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看好中国经济,那么你就会看好中国印刷行业

众所周知,印刷产业是为其他产业做配套的,它的存在离不开自身的服务对象,因此企业首先要明确自己的客户在哪里、有哪些需求,然后再去配合。适合到东南亚建厂的印刷包装企业我认为主要有两种:一种是以裕同为代表的,客户已经在东南亚建厂,在当地有较大影响力、需求也大,并且企业本身也有足够的规模,抗风险能力较强;另一种,可能是对服务半径不那么敏感、有稳定订单的企业,比如说一些做外贸的需要全球交货的企业。

  总体而言,对于国内印刷包装企业到东南亚建厂,我个人并不是非常看好。闵行印协下属的会员企业,目前也还没有这样的先例。或许考虑到成本、市场成熟度等因素,很多人觉得东南亚是未开垦的处女地,商机无限;但是印刷包装行业“投资大、利润薄、回收慢”的特点,加之无法规避的政治风险、文化差异,都使得走出去投资建厂这件事情并不容易操作。

  印刷包装企业“走出去”,配套很关键

  到东南亚建厂,人工成本低是首要优势,但也要辩证地来看。现在,许多到东南亚建厂的同行给我们的反馈是:虽然那里劳动力成本低,但是效率同样不高,最终一核算,和在中国生产的成本也相差不大。更关键的是,许多印刷企业的机械生产效率很高,同时对技术人才的需求也很高,许多人才还得从中国外派。而普工方面,如果是劳动密集型的印刷企业,人工的需求会更多一些,但人工成本在产品价格中占比如果不超过20%的话,人工成本优势就很难得到发挥。

  相较而言,我以为“配套条件”更应该是印刷包装企业“走出去”过程中要着重考量的。印刷行业很讲究配套,而且本来就利润非常薄,如果说某一个环节配套不好,那基本上其他的优势全部都没有了。而这,恰恰是很多东南亚国家的短板。

  接下来分享两个我了解的东南亚建厂企业实例。他们虽然不能称得上是十足的“中国企业”,但这些或成功、或失败的案例也能给我们提供一些借鉴、一点警醒。

  其中一家是日资企业,公司设在上海。大约在七八年前,这家公司决定到东南亚建厂。他们从上海直接调去了一些员工,当时上海公司的负责人经常飞到东南亚处理事务。因为有直达航班,所以来往的交通还算便利。不过很遗憾,这家企业最终还是关厂离开了东南亚。我所了解到的原因主要有三点:其一,当地配套不好。那时候,诸如胶水、膜等许多材料都要从上海运过去,这就增加了企业的经营成本。其二,员工效率不高。或许是当地气候的原因,本地员工普遍比较散漫,中午不干活,而且也不会像中国工人那样,肯加班加点来工作;所以,虽然说劳动力便宜,但是生产效率低。其三,政策问题。许多新兴国家市场政策尚未规范,这在很多问题的沟通处理中平添了不少麻烦。配套不好、人员不稳定,这样就形成不了好的质量,因此,虽然你的产品便宜,但是质量不好,依然得不到市场的认可。

  另一家企业是韩资公司。他们曾在青岛设立一间工厂,由韩国人管理;后来又将青岛的工厂缩小,在越南胡志明市建立了一家新的工厂,管理人员和设备都比较齐备。本身在青岛的时候,这家企业很多原辅材料、耗材都是从韩国直接进口,因为韩元汇率比较低,进口有一定优势;到越南之后,他们还是从韩国进口,整个套路打法没有大的改变,最终经营下来非常成功。

  相比于欧美日韩,中国企业“走出去”的经验尚显不足。这些发达国家已经有了几十年的海外投资历史,而中国则刚刚起步。在这方面,我们的经验实在是太少了。对于中国人而言,首先需要克服的,是心理上的落差。我们首先会觉得,这是“出国”,这和在国内、甚至在本市投资相比,落差还是很大的;很多事情没有成型且成功的处理经验,因此也增加了许多担心。我们现在是摸索的一代,可能我们下一代,会有更多走出去的情况。

我们前面说到,印刷包装是“为他人做嫁衣”,这个行业很难脱离其他行业独立存在。因此,从根本上讲,印刷包装行业发展与否,取决于整个国家的经济状况;对比东南亚印刷业和中国印刷业前景,就是在比较国家经济的发展。国家经济发展好了,印刷肯定好,中国印刷产业走过的历程就是最好的证明:目前印刷发展最好的地区——珠三角、长三角、环渤海,就是经济发展好的区域。所以如果说,某一个东南亚国家的经济发展得非常好,那可能这个国家的印刷行业就会有机会;如果这个国家的经济发展不好,那即使再有优势,印刷行业也很难发展。

  很多人初到东南亚,第一感觉就是这里和改革开放初期中国的样子很像,遍地是商机。我相信,这种感觉肯定是真实的;但我认为,我们没有必要总是把眼睛盯在“外面”。向内看,中国的中西部地区也是不错的选择。这里有亟待开发且更为广袤的市场,有相较东部地区更为低廉的劳动力,有熟悉的风土人情,而且中国工人的勤劳付出更是很多国家所不能比的。如上种种,我在江西投资,都已深刻地感受到。

  目前江西杰锋还是坚持做出口,但其实,江西当地有大量的机会。新余周边有很多电子厂、药厂,都需要大量的包装,我也一直在犹豫要不要承接这些业务。现在这些业务都是由当地的一些小企业在做,这些小企业因此发展得非常快。当初我们在新余建厂,设备是当地最好的,但现在当地很多包装企业几乎年年投设备。以新余为缩影,可以看到,中国的确还是有机会的。

  在考虑下单的各种因素中,我们的客户真的是只在意价格吗?我觉得并非如此。今年,我们的一家客户决定,将其公司100多万个无纺布西装套的全部订单,交给杰锋包装来做。此前,他是把订单的很大一部分发到印度尼西亚去做。通过客户的邮件,我大概了解到,客户认为,印度尼西亚存在很多不稳定因素,质量上也存在一些问题;而杰锋包装去年则是“零投诉”,他们对我们的品质很认可。所以我认为,不要把东南亚想的有多便宜或者多好。虽然这两年,由于中国沿海地区人工上涨,大量订单从中国撤到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越南;但是我的客户,却实打实地,决定又把订单撤回到江西杰锋包装位于中国中部地区的工厂来生产。

  从这个事例中,我得出的结论是:仍要坚持品质且不断提升效率。印刷行业野蛮生长、买台设备就能赚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客户发来订单,也要挑挑拣拣。大浪淘沙,一些不好的企业就会被淘汰。那么好的企业应该是什么样的呢?简言之,就是必须坚持自己的方向。就像上海小林印务,就是坚持做吊牌;杰锋包装,就是坚持做纸袋,而且要坚持做全世界最好的纸袋。当然,在坚持品质的同时,还要不断改进,降低成本、提高效率。杰锋这两年在机械化改造方面投资很大,也会和设备供应商一同研发新设备。通过种种方式,让我们的生产更稳定,质量更可靠,也就会为企业谋得发展的契机。

  所以,“价廉”从来不是打动优质客户的敲门砖,“物美”才是前提。在如何实现“物美”方面,我们中国的印刷包装企业有着更多的经验。加之中国中西部的广阔市场,我认为转型升级中的印刷包装企业,在中国同样可以获得发展。

  虽说到东南亚建厂并不能解决中国印刷行业现在遭遇的难题,但是,把中国一些二手的印刷包装设备卖到东南亚去,倒是很有必要。这么多年,就看到中国不断从国外把先进的机器买进来,产能日益提高;其实,东南亚也亟需设备的更新换代。所以中国的印刷设备制造商同仁们,东南亚值得关注。

跨国投资是一个需要慎之又慎的行为,对于重资产的印刷包装行业而言更是如此,一旦失败,往往都是元气大伤。我们身边从来不乏这样的例子。

  看到商机,就一股脑地钻进去,这是淘金者的心态,但淘金是有风险的。对于很多理性、谨慎的印刷企业而言,这样的心态不应该存在,成熟的企业家一定会去思考更多现实问题。

  更为理想的“走出去”的情况是怎样的?我觉得是以“投资者”的身份。也就是说,是因为印刷包装产业在当地有着明显的需求,我们带着资本、技术、经验来到这里,通过合资的方式获得发展。这种投资,相比于简单地搬个工厂、挪个车间,明显地提高了一个层次。很多中国人不习惯这种做法,而是喜欢自己做老板,但这样的话在国外或许很难做,因为你并不了解当地的文化,可能语言交流上也不那么顺畅。

  有些在东南亚投资建厂的人表示后悔走出了这一步,在我看来,并不是说东南亚不值得投资,而是他们自身并没有做好准备、调整好心态。相反地,以“投资者”的身份进入,则可以避免这种盲目的行为,因为它要求投资者一定要了解当地的政治、经济、环境、商机,从战略方面进行全盘考量,多方评估。

  即便是到江西办厂,我们当时也是考虑了多方因素的,评估了投资环境、成本、政府服务、政策的稳定性、人力供应等要素,还考虑了运输、配套等问题。为了做好配套,我专门请在上海帮我们配套绳子的工厂在新余也盖了工厂,因为当时我考虑到,除了绳子以外,其他的基本上都可以配套。技术方面,我们从上海抽调了20多名技术骨干。可想而知,到国外投资建厂,要考虑的东西应该更多。

  当然,整个投资过程中,最重要的一点是你要有决策力,一旦经过周密计划决定实施,就要坚持,不要轻言放弃。比如我们投建无纺布工厂时就已经做好了前几年亏损的准备;后来连续三年亏损,现在是第四年,已经开始盈利。很多人并没有这样的心态,好像到东南亚去建厂,马上就要赚钱;但往往一开始碰到的困难居多,慢慢就放弃了。当然了,能不能坚持住还要看清自己的优势和劣势。如果这个劣势是不能改变的、致命的,那就不能去做了;如果是确定的,或者说能够马上改变的,那还是有商机的。

  现在大家都在转型,努力把市场做好,这种情况非常不错。我个人非常期待中国经济能有一个好的前景,也相信中国的海外投资会慢慢成熟。最后,我想说一句,任何时候、任何人都不必为我们印刷行业担忧,如果你看好中国经济,那么你就会看好中国印刷行业。